主题 : 许 愿 树
阅读2次 | 返回首页 | 关闭本页
cnibd
发帖: 5987
威望: 5987 点
铜币: 5987 枚
贡献值: 0 点
好评度: 0 点
在线时间: 0(时)
注册时间: 2018-09-27
最后登录: 2018-10-21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2 01:58
u  历史记录 u  回复 u  编辑 u

许 愿 树



    
    
    许 愿 树
      
    儿童白殿怎么办
    從前…某個村子裡,有一個男孩子要上戰場,與他許下一生的女孩為了他,每天默默地許下一個願望,然後把一棵種子埋在湖邊。
      
    女孩細心呵護每一顆種子,因為她深信每當種子發芽時,隨著種子所許下的願望也就能夠得到實現。
      
    她的好友問她許下了什麼願望,她也只是搖頭笑笑不作回答。
      
    她所許的願望只有一個…希望他能夠平安…
      
    但是戰爭結束了…男孩子並沒有回來…
      
    女孩仍然執著地守護著她為男孩所種下的每一顆種子…
      
    儘管在戰爭結束的五年後,村裡的人都勸她放棄。
      
    父母替她物色了一戶又一戶的人家,女孩仍舊不為所動。
      
    終於,她的父母被逼急了,在不理會女孩的之下,
      
    他的父母硬是把她許給一戶城裡的人家。
      
    女孩試過用任何的方法去拒絕這樁婚事,但都沒有產生效果。
      
    但在舉行婚禮的前一晚,女孩突然不再抵抗,乖乖地穿上那讓全村女子都羨妒的禮服。
      
    家裡人只道她終於想開,歡天喜地的去籌備明天的婚事。
      
    卻不知道女孩其實已悄悄地下定決心,她要守住自己和男孩子的諾言…
      
    婚禮當天,幾乎全村的人都集合在丘上的教堂白癜风发病部位扩散
      
    他們都衷心祝福這一對新人,但當新娘出縣在地毯的另一端的時候,所有人都呆著了…
      
    新娘的禮服不是白色的…它被新娘手上的血染成紅色的…
      
    看著受傷的新娘,儘管新郎力排眾議要娶她,但所有的男方家人都堅持著要退婚。
      
    女孩終於得到她要的寧靜,因為她被逐出家裡和整個村子…
      
    十年…二十年…四十年…六十年…早在人們忘記這段故事的時候,
      
    女孩仍然默默地灌溉她的森林,儘管她已青春不再、輕靈的腳步變得沉重、烏黑的頭髮早就變得花白、青春的臉龐也被歲月刻下一道又一道的疤痕,但是女孩仍然沒有停止。
      
    她還是每天陪伴著她的樹,直到天黑在回到自己在湖邊搭的小茅屋…
      
    女孩死的很孤獨…因為她的樹不能在她生病時照顧她,替她叫大夫,救她的性命…
      
    幾個村裡的小伙子看的不忍心,於是幾個人把她葬在湖邊的一棵樹下。
      
    說也奇怪,從那天開始,儘管其他的樹都會隨著季節的變換而有枯有榮…
      
    但只有那棵樹,據說從那一天開始就不曾再掉過一粒果子,謝過一片葉子…
      
    彷彿周圍的時間都停留在那一刻,不再流動…
      
    從那一天起,湖邊多了一個傳說…不管男女,只要能夠跨越那片森林並在許願樹前埋下一顆附有自己願望的種子,那麼他的願望一定會實現。當然,前提是他必須是真心真意的…
      
    聽福伯說完整個故事的時候,我握住小妍的手不禁緊了一下。
      
    小妍彷彿了解我的心意地回握了我一下。
      
    其實我們都不是第一次聽這個故事,幾乎整個村子的年青人都是聽福伯說故事長大的。
      
    但是今天的故事對我特別有意義。
      
    因為…我後天就要隨駐守這裡的軍隊上戰場了…
      
    我不知道自己有沒有機會回來…小妍答應我…她不會去送我,
      
    因為我離去的時候,她會站在許願樹前為我埋下一顆種子…。
      
    但是我希望小妍不會像故事裡的女孩那麼傻。
      
    沒有人需要犧牲自己的一輩子去證明自己有多麼愛地一個人…
      
    因為那只會讓你愛的人更加心疼…
      
    “那,那個男孩子到底去那裡了﹖”
      
    這是每當我們聽完故事一定會問的問題,但儘管我從八歲問到十八歲,石家庄白癜风治疗去哪里
      
    福伯永遠是用一個笑容,再搖搖頭來回答我們,然後再用他的拐杖撐起自己微跛的身軀,
      
    緩緩地踱步回家,做為每次的結束…
      
    但儘管如此,我們仍然在每一次故事結束後發出同樣的問題,
      
    因為我們相信福伯只是賣個關子,總有一天他會告訴我們男孩到底去那裡了…
      
    其實我們早已不下千萬次地去臆測故事的結局。
      
    像是男孩子死了…變心了…受了傷所以沒辦法回來…
      
    甚至連福伯就是那個男孩的說法都出來了…但是我們並沒有妄下斷語,
      
    因為我們相信,從福伯口中出來的結局,一定比我們的要更動聽,也更動人…
      
    “我想…我可以回答你們那個男孩去那了。”
      
    聽到這句話,我們每個人都轉身回望這個從一開始坐在我們身後跟著聽故事,卻毫不起眼的年青人。他大約二十上下,從福伯剛開始說故事時在我們身後的一棵樹下乘涼。本來也沒什麼人留意他,但他的驚人之語倒是吸引了我們全部的注意力。
      
    “怎麼了﹖幹嘛直愣愣的看著我﹖你們不想知道後來的故事嗎﹖”年青人笑著說。
      
    “想!當然想!”
      
    不知道是誰先說出了這句話,但是我想應該不會有人怪他的唐突,
      
    畢竟這個故事從小就在我們腦海和夢境中不知道迴盪過多少次。
      
    終於可以在今天聽到整個故事,也算是給我的臨行踐禮吧!
      
    正當每個人準備聽年青人繼續說下去的時候,福伯反而說了一句話:
      
    “也該是時候了…年青人…你跟我來…你的故事,應該是先說給她聽…”
      
    說畢,他就拄著自己的拐杖,緩緩地向村子的另外一頭走去。
      
    而年青人彷彿也知悉福伯的心意,沒有多問什麼,只是默默地跟在福伯的身後…。”
      
    天
      
    留下一臉錯愕的我們…但是當然,我和小妍不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
      
    我們倆個很有默契的交換了一個眼神,就偷偷地跟在倆人的後面,留下了更錯愕的他們。
      
    福伯緩步走著,年青人也默默地尾隨在後,我和小妍也偷偷地跟在後面。
      
    福伯三不五時地向後看,顯然不想讓我們跟著他們,所以我和小妍也不敢跟的太近。
      
    還好這片樹林是我們從小的遊戲場所,所以雖然我們一直保持一段距離,倒也不至於跟丟了。
      
    走過了村子、越過了小溪、穿過了森林。
      
    福伯帶著年青人到一棵大樹的蔭下。那是一棵很奇特的樹。
      
    儘管當時已是秋天,周圍的樹也開始枯黃,但唯有它仍維持著盛夏的模樣。
      
    “這....就是許願樹﹖”年青人問。
      
    “對。這也是她為他種的樹。”福伯說。
      
    “那麼…我想我應該先介紹我自己是誰…”
      
    年青人說著,邊放下了他的行囊。
      
    還有他手中捧的罈子。
      
    “不用了。你來只是告訴她後面的故事!”福伯打斷了年青人。
      
    但年青人只是聳聳肩,輕輕地坐在樹蔭下,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繼續整個傳說…
      
    其實…男孩並沒有死。
      
    在戰爭結束之後,男孩很幸運地存活了下來…但是他並不快樂,
      
    因為在一次掩護村莊的行動當中,他發射的打中了一個隨同村人逃難的女孩。
      
    打在她的背上,卻狠狠的擊在他的心上。
      
    同伴們勸他不要負這個責任,甚至有人願意替他“解決”整件事。
      
    但是男孩都拒絕了…他不願為了掩飾自己的錯誤而造就更大的錯誤,所以他決定負責…。
      
    男孩靜靜地坐在女孩的床邊,儘管村人對他有所指責、同伴對他有所不諒解,
      
    男孩都只是默默承受,因為他的心全都繫在女孩的安危上…
      
    女孩終於醒了,在他不吃不喝的第五天。
      
    但是…女孩從此沒有辦法再走路…擊中了她的脊椎…
      
    男孩為了負責,自願肩負起照顧這個女孩的責任。
      
    在戰爭結束之後,男孩也沒有回家,他甚至克制自己不要寫信回家…
      
    他希望女孩當他死了,那麼她才可以找自己無法給她的幸福。
      
    受傷的女孩知道男孩並不快樂,她不希望自己的不幸帶給別人不幸。
      
    男孩被她的善良感動,男孩下了一個決定…向她求婚…
      
    就這樣,他們結婚了。
      
    時光飛逝,轉瞬間這一對新人已經是一對老夫婦了…
      
    儘管年老的兩人行動都有所不便,但他們仍然相互敬愛、扶持…
      
    直到老爺爺死去的一年後,當老奶奶在整理他的遺物,不經意的翻閱他的日記時,
      
    才赫然發現老爺爺根本不曾忘記過女孩…
      
    老奶奶每翻一頁,就哭一次…她心疼老爺爺的苦心,他明明就不曾忘記過那個女孩,
      
    卻為了老奶奶而留在這裡,而且不曾在她面前顯露過他的一絲痛苦…但是在日記裡,
      
    他對女孩的思念卻深刻到另人心痛…也許他真正心愛的是那個女孩,
      
    但他卻沒讓她因此受到一點委屈…
      
    老奶奶決定要把老爺爺送回故鄉…
      
    她累了他一輩子,是該讓他回去的時候了…
      
    “就是這樣。”年青人從包袱裡拿出了一本日記。
      
    “這是他用對女孩的思念寫成的。另外,我還有一句話想說。”年青人說。
      
    “老爺爺他,到死也沒有背叛女孩…他雖然和老奶奶結婚,但是老爺爺從來做過對不起她的事。我也不是他們的孫子,我只不過是一直受他們照顧的孤兒罷了。”
      
    “原來如此…妳也該放心了…他從來就沒有離開過妳”福伯一手撫摸著樹,一邊喃喃自語。
      
    “還有,”年青人拿起他一直捧著的罈子。
      
    “這是老爺爺的骨灰,老奶奶託我一定要把他埋在女孩的墓地上。”
      
    “你就把它埋在這就行了,這整片樹林都是她的墓園。”福伯說。
      
    年青人在樹下挖了一個洞,小心地把罈子和日記放進去,再埋起來。
      
    “那麼,我就此告辭了…我必須趕回去和老奶奶報告。”
      
    年青人說完,對福伯微微鞠躬,就頭也不回地轉身走了。
      
    福伯就一個人靜靜地拄著拐杖,坐在樹下。
      
    也不知道了過多久,森林的霧漸漸地大了起來…福伯這時突然說了一句:
      
    “你們先走吧…我還想再坐一會兒…”
      
    我和小妍很有默契地轉身,悄悄地走了…
      
    回程,霧很大…路上的景物和來程時看來完全不同。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了…
      
    但是我看到…除了我們之外,還有另外一對情侶在這裡,
      
    我轉頭想問小妍她是不是和我一樣看到了,沒想到小妍笑笑對我說:
      
    “不管是不是『他們』,我們都沒有必要打擾他們。”
      
    我也笑了。對啊!換做是我,相隔了那麼久,我也不希望被人打擾啊!
      
    隔天,我隨軍隊的列車離開了。
      
    小妍依照約定沒有來送我,因為我知道,此時的她,正在許願樹前為我埋下一棵種子…
      
    一個月後,我在部隊裡收到一封小妍寄來的信。
      
    她說福伯走了…在他自己的床上。
      
    福伯走得很安詳,因為當村人發現他的時候,他的臉上帶著微笑…
      
    另外還有一件事,原來福伯在走前交給小妍一封信,
      
    交待她在他離開這個村子的時候才準打開,現在他走了…於是小妍打開信…
      
    才知道…原來福伯就是當年的新郎…
      
    他一直後悔當初堅持要娶女孩過門…更後悔他沒有堅持留下她…
      
    所以他化身“福伯”,就是為了要守護著她,也為了能夠讓這個故事流傳…
      
    現在他等到男孩回來了…他也應該功成身退了…他畢竟守候了她六十年…他也累了,想休息了…。
      
    我一口氣讀完小妍的信件,把整個故事在腦海中完全地串聯起來。
      
    我被整個故事感動不已,不管是女孩、男孩、福伯、或是受傷的女孩。
      
    他們都是真正懂愛,而且用心去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