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老师来了_0
阅读2次 | 返回首页 | 关闭本页
发帖: 725
威望: 725 点
铜币: 725 枚
贡献值: 0 点
好评度: 0 点
在线时间: 0(时)
注册时间: 2018-09-25
最后登录: 2018-10-21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3 01:23
u  历史记录 u  回复 u  编辑 u

老师来了_0



    
    
    老师来了
      
    
    我在走,一刻不停的走,四处乱走,遇到一个路口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一个一直走下去。小菁说走是侠客的宿命,所以我就不停的走。我很听话,尤其是小菁的话,因为我很喜欢她。我一个人独自走在荒野里,前不招村,后不挨店的。我现在特孤独,我特想见到小菁,我见到她我想告诉她,她那句话不对,因为我受伤了。我的肩背小田砍了一刀,血正沿着我的胳膊往下流,一滴一滴的,我想这是多么的可惜呀,如果这些血卖给郎中,我得赚多少银子呀,我现在正一滴滴的流银子呢!所以我必须得走,因为我必须找个郎中给我治治,我担心我失血过多而死掉,或者流银子过多而心疼得死掉。
    我就是听了小菁的那句话才四处乱走的,不想却招惹了小田,我跟他交手时被他砍了一刀,现在仍然血流不止。我挨了一刀后依然听话到处走,走到这荒郊野外我才知道我这是逃亡,而不是走了。我能感觉到一直有人跟着我。我想我得赶紧找个小镇,让镇上的郎中给我包一下伤口才行,但越是这样,我就越是找不到小镇。有些事就是这样,对其充满了很大的希望却往往会适得其反,而在平平淡淡中,有时倒也能实现。
    一通乱走之后,我没了信心,心里想的只有逃亡了。但这时一座小镇便真的显现在了眼前。我在镇子里找到了郎中,他在我的伤口上敷了金创药,然后为我包扎好。我拿出银子给他说,谢谢儿童白癜风早期有哪些症状。他说,我不收银子。这使我非常高兴,我本来就是个嗜财如命的人,当我转身想走时,他说慢着。我回过头来,他说,看你这样子倒像个侠客。我说是。他说,平常人我收他银子,而侠客不同,你得教给我一套功夫才行。我说我不会,师傅教我时就是什么都不让我练,我一招都不会,无招可教你。他说那只能让你死了。我正感到奇怪呢,这人有病吧,把我救好了却又让我死。他一纵身跃到我面前,手向我挥来,我赶紧躲过去,不想一把匕首却从他袖子里飞出。袖里剑,我想,师傅说过江湖十大暗器里当数袖里剑。这把袖里剑正冲我的面门飞来,我本能的用胳膊去挡,剑却被我腕上的手连硌掉了,我虚惊一场,心里暗暗感谢起小菁来,手链是小菁送我的。袖里剑被我硌掉后向郎中飞去,郎中又掷出一把袖里剑将那把挡掉,两剑掉在地上发出“锵锵”两声。在此期间我抽出宝剑向郎中挥舞着,我本不会什么招式,就只能向他乱挥一气,而他轻蔑的一笑,说原来是个不懂工夫的家伙。就一步步向我逼来,然后闪道我的身后,我后退一步,手中剑鞘正好碰到他,他翻身躺在地上,脸上非常痛苦,一会儿痛苦样便僵在他的脸上,他死了。原来我的剑鞘正好碰到他的死穴,而且力度刚刚好。师傅说,我不教你一招半式,你照样能致人于死地,因为这是无招胜有招。我挺佩服师傅的,我就纳闷了他怎么会说这样的话,但我从来没遇到什么烦,也就有些相信了。我和学了几招功夫的小师妹小菁比武时我常常输掉,师傅就说,我还没有训练你呢,以后咱这整个房间的卫生你全打扫了,还要劈柴、担水、做饭、烧水,给我按摩、捶背、捶腿,给你小师妹按……咳,我看这些就行了,就别管你小师妹了。经过训练我与小菁比武时真的经常赢。有一次师傅喝醉酒后我问他我为什么不学武功照样能打赢小师妹。师傅打了一个响亮的嗝说,八成是蒙的。我一开始还以为师傅在跟我开玩笑,但看他那样也不像,再说了酒后吐真言(我很信这个的)。我就在师傅清醒时问他是否说的是实话,他就同我打哈哈了,我一直对此耿耿于怀,直到这次与郎中交手才知道原来师傅没骗我。
    我拾起地上的两把袖里剑然后找了家客栈住下。几日后,我的伤几乎痊愈了,那郎中的医术果然高明,担心术却远不能及。这样的人是可恶的,但这样的人却很多,金玉其外,败絮其内,应该见一个杀一个。当然了,我是不行,总不能回回都有运气吧。但我想我小师妹一定能,我就告诉我小师妹,让她去杀。但现在我还不知道小菁在哪儿,我跑了这么多天,慌不择路,都不知道我现在在哪儿,但不管怎样,我先去街上买点东西好送给我小师妹。
    这座小镇有些落后,卖的东西也没有长安的好。当然了,天下最好的东西莫哪个医院治疗白癜风的效果好?过于在长安的了。我在街上转了许久,终于看到有一个卖泥塑的店面。我马上跑了过去,我知道小菁是非常喜欢泥塑的,我以前在长安陪她上街,她就在泥塑摊子上赖着不走,非要我买些泥塑。在长安只有那么一个卖泥塑的,所以小师妹跟那老板很熟,老板告诉她在永兴镇每家每户都会做泥塑,那镇子小,却因为做泥塑出了名。小师妹从那时开始便憧憬着有一天能够真的去那个镇子看看,也曾一度想过要在那个镇子定居,但令她苦恼的是,她连永兴镇在哪儿都不知道。那位老板曾告诉她好像是什么出东门,往北走再往西再往南再往东遇一三岔口往南在遇一三岔口往东再遇一三岔口往北再怎么怎么样,说到最后那老板嘴皮子都干了差点就裂了,然后他四处找水喝了一口差点呛死。那老板咳了好一阵问小菁,听明白了吗?小菁顿了顿说了句特没人性的话,让那老板顿时蹶倒,小菁说,老板如果你再说三便我敢保证我会明白一点儿的。就那样小菁憧憬着,每天做着去永兴镇的梦。
    我远远的看见那个门面上的招牌   对了,这里就是永兴镇!一个人从后堂走了出来,大声说。老板回头说,田儿,起来了。那个人就是小皮下色素移植治白癜风效果好不好田,我胸中顿时升起一股业火,说,原来你在这儿,我的一刀之仇今日得报了!说着我拔出了剑,那老板慌了,说,田儿,你又惹什么事了?小田说,爹,你别管。他也拔出刀来迎战。师傅一招功夫也没教我,我只能拿剑乱耍,被小田嘲笑了一番,他拿刀砍来,我的剑正好舞到肩上,挡了他的刀,然后我们又互相进攻,结果我全都挡住了他的刀,而我也划破了他的衣襟。我依旧乱舞着剑,师傅说无招胜有招,果然不错,尽管是蒙的。小田又冲过来一次被我挡掉后,我打防守反击,结果也被他挡掉了,我突然想起我还有两把袖里剑,在郎中那儿捡的,我就赶忙掷了出去,小田挡掉第一把,却没想到紧跟着还有一把,结果他没挡住,剑刺入他的左肩,小田倒下了,肩膀流着血。他父亲忙跑过去说,田儿,你没事吧,田儿。我见状,想我仇已报,在此多留一会儿就有危险,还是走为上策。于是我从“永兴堂”跑了出来,大街上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我在人群中穿梭,突然一阵白雾过来,从里面飞出一支飞镖,打中了我旁边的一个人,又一支飞来,打中了另一个人。白雾袭来,我闭上了眼睛,心想这谁呀,掷飞镖技术不到家呀,快回去学两年吧,我这没学过飞镖的掷出天下第一暗器袖里剑都能百发百中,那小子肯定是一白痴。但我又暗暗庆幸好在他掷不准,不然我不就挂了。突然我的腰被什么捅了捅,我睁开眼转头一看,是小菁,她就在我身边,看着前方,特肃穆。她嘴角微动,说,嗨,老师来了!
      
    我猛地一抬头,昨天被小田打的肩膀隐隐作痛。我看到来是气冲冲的杀奔过来,小菁还在小声提醒我,老师来了。小菁真好,都这时候了还想着我。我突然记起了什么,忙把课本上的一本武侠小说往桌洞里塞,而这些正是在老师的眼皮子底下做的,等我抬起头来的时候,老师已经怒目站在了我的桌子旁边,我想我彻底完了。